确认好时间闵昌红就会撒放气球确认好时间闵昌红就会撒放气球
33年来,闵昌红放飞了无数个气球33年来,闵昌红放飞了无数个气球
曾经的“烂泥沟五壮士”,只有闵昌红(中)还在干着放气球的工作。(图由受访者提供)曾经的“烂泥沟五壮士”,只有闵昌红(中)还在干着放气球的工作。(图由受访者提供)
气象气球就是带着这么一个数字探空仪飞上天的气象气球就是带着这么一个数字探空仪飞上天的

  文/石奎  本报记者李易霖  图/本报记者邱凌峰

  工作第33年,闵昌红出名了。

  在7月举办的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8年年会上,一部名为《放气球的人》的纪录短片打动了无数人。

  这部短片的主角正是闵昌红。片中,以贵阳气象站高空探测工程师身份出镜的闵昌红,用一口标准的遵义话,将自己33年来一直从事放探空气球工作的历程娓娓道来。平实的讲述,配合着中英文双语字幕,让现场的中外嘉宾为之动容。

  在论坛十周年之夜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总裁兼理事会主席、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秘书长章新胜为闵昌红颁发了十周年纪念牌。

  这是对闵昌红坚守岗位33年的高度肯定,也是对贵州气象人的褒扬。

  从1985年至今

  如果打开闵昌红的简历,那么工作经历这一栏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概述:1985年至今,贵阳高空气象探测站。

  1982年,闵昌红考入贵州省气象学校。那个年代,考进中专并不容易。年少的闵昌红对自己所学的气象观测专业十分陌生,最大的动力就是:好好学习,毕业之后国家会分配工作,端上让人羡慕的“铁饭碗”。

  三年后,闵昌红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份与所学专业完全对口的工作。他的工作就是将探空气球升上高空。在万米高空,气球搭载着传感器从低到高“扫描”每一个空间,将在各个高度搜集到的气压、温度、湿度等气象要素,以莫尔斯电码的形式通过雷达回传,然后将这些电码翻译成气象数据,成为天气预报的重要依据。

  做个形象的比喻:探空气球和雷达就是天空的听诊器,闵昌红就是那个听诊把脉的“医生”。

  而且,给天空听诊是全天候的活儿,不管任何天气,即便是下刀子也必须按时将气球放出去。

  当然,这并不如外行人看来那么危险。气象是一门科学,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在闵昌红眼里都只是抽象的气象数据,完善的避雷设施和科学的操作流程,是闵昌红每一次成功放飞的保障。

  曾经的“烂泥沟五壮士”

  “在夜空中的静寂里,去追求幸福和真谛。”这是闵昌红在他珍藏的一张老照片背后写下的话。

  这张摄于2018-09-20的照片上,包括闵昌红在内的五个小伙子,都穿着当时最时髦的牛仔喇叭裤和西装夹克。照片的背景正是当时的高空气象探测站。探测站位于现在的花溪区烂泥沟,周边都是荒山,大家在寒风中紧紧相依。

  闵昌红在照片落款处写道:烂泥沟五壮士。

  干好这份工作,需要耐得住寂寞。成天在远离繁华的郊区和气球打交道,对于当时年轻气盛的闵昌红来说,无疑是一种历练。

  气球的生命很短,随着气球飞得越高,空气越稀薄,就离爆炸的时间越近。但是,每当看着气球缓缓升空,闵昌红心中都会有一种仪式感:气球的每一次升空,都承载着人类对自然的探索欲。

  “那时的探空技术比不得现在。”闵昌红说,当时的条件很艰苦,充气球所必需的氢气都需要自己制作。回忆起这段经历,闵昌红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在站里老师的传授下,并不懂化学的闵昌红不得不鼓捣着各种化学器皿,除了手臂上被器皿划了一道残留至今的伤疤之外,没出过其他事故。

  由于具备成本低、飞行时间长、扫描距离大、耗时短、获取的资料精确等优点,直到今天,气球都是不可替代的探空器材,以至于闵昌红的这份工作,一干就是33年。如今,尽管探测站已经从曾经的烂泥沟搬到了位于市区的东山,工作环境越来越好,但是对于闵昌红来说,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放气球。

  别人上班,我下班

  别人下班时,闵昌红去上班;别人上班时,就是闵昌红下班的时候。

  这些年,闵昌红没有感受过常规的朝九晚五作息时间,他的日常工作日是这样度过的:轮到自己上班,他就会下午6点之前到达单位,开始做工作准备。于19点15分、次日凌晨1点15分和早上7点15分,和同事一起分别放飞三个探空气球。期间,闵昌红要不断搜集整理气球传回来的数据。直到三个气球的数据都分析完毕才下班休息。

  放气球是全天候的工作。于是,闵昌红也没法像别人那样享受节假日,他也记不得在单位吃了多少顿年夜饭,看了多少次春晚。

  这样的作息时间,注定了闵昌红对家庭的力不从心。比如最基本的接送女儿上下学都成了奢望。很大程度上,是妻子兼职了父亲应尽的许多责任。

  在女儿小时候,闵昌红就经常带她到探测站去玩,放气球给孩子看。从小的耳濡目染,孩子在填大学志愿时还是没有听闵昌红的建议去学气象,而是学了医,而闵昌红的妻子就是一名医生,他和妻子对孩子的影响高下立判。

  让闵昌红欣慰的是,学了医的女儿很争气,现在已经是一名在读的医学硕士研究生。

  在坚守中见证生态发展

  凭借今年的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上的亮相,闵昌红的工作终于为人所知。

  在此之前,对于闵昌红的工作,家人了解得并不深。其实,对于许多气象人来说,他们对于外界来说有些神秘和陌生,别人的一句“明天下不下雨”的问询,就是他们在外界的全部存在感,更不用说从事高空探测工作的闵昌红。

  在家里的微信群,闵昌红的母亲转发了媒体对他的各种报道,家人才知道闵昌红的工作并不简单。其实,放了33年的气球,已到天命之年的闵昌红早就学会了宠辱不惊。当年那张照片里的烂泥沟五壮士,只剩下闵昌红还在日复一日地从事着高空探测工作。

  在中国,总共有120多个探测站,除了闵昌红工作的这个站之外,贵州还有一个位于威宁的站。包括闵昌红在内,贵州有不到20人在从事高空气象探测工作。

  “我不是一个人在坚守。”33年来,闵昌红放飞的气球不计其数,人们为他的坚持而感动。然而,大家看到的只是闵昌红一个人,他的背后却是几代气象人的传承和坚守。

  这份工作并不只是坚守就能做好,还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储备和技术支撑。气象人赋予了这一个个气球更重要的意义,为天气预报提供了重要依据,为生态建设提供宝贵资料。

  天空越来越蓝,空气越来越好、“避暑之都贵阳”的品牌愈发响亮……33年来,闵昌红放飞的气球见证了贵阳生态环境的变化,在气球飞及贵阳的每一寸天空下,如今已经孕育出一个个生态村、生态乡镇、生态县、生态示范区……